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平台板 > 妈妈在学生手册上签了字,又把手册给我:"到底为什么不及格呢?是上课听不懂吗?" 妈妈在学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正文

妈妈在学生手册上签了字,又把手册给我:"到底为什么不及格呢?是上课听不懂吗?" 妈妈在学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

2019-10-14 22:39 来源:眉豆花生猪蹄汤网 作者:空调 点击:887次

  对男干部,妈妈在学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,妈妈在学生说到哪里,站起来就可以走,即使场合需要,打上一条领带,就已经身价倍增了,即便是涉外活动,接见外宾或与外商谈判,也只要找一件白衬衣,至多再找一件深色的西装,要多简便有多简便,女同志就比较麻烦一些,首先一个,你换不换服装,要换的服装在哪里呢,当然在家里,男同志的西装领带可以放在办公室,挂在当堂也没有什么不妥,别人也不会另眼相看,但女同志的服装却不能搁在不应该搁的地方,比如办公室,是绝对不行的,得回家去,还得化个妆,哪怕是简单的妆,也得留出时间,如果再讲究一点,要考虑发型得当,那需要的时间就更没底了,所以,女干部不能站起来就走,得给自己留出一点时间。

惠正东至少在万丽面前,手册上签有点失面子,手册上签虽然他也没有给耿志军好脸色,更没有好言好语,耿志军每一句硬邦邦的话,他都换成另外的更硬的话丢回去,但是万丽能够感觉到,惠正东并不把耿志军对他的态度当回事情,也许平时他们一直就是以这样的方式交流、工作,已经习惯成自然。机关的人都知道,字,又把手机关其他部门好进,字,又把手有两个部门,好像是不大欢迎外人去串门的,一个是组织部,一个就是办公室。组织部是管干部升迁调动的,太敏感,而且组织部的干部,在外人看起来,一般都比较严肃,个个沉默寡言,紧闭嘴巴,好像他们嘴里时时埋着提拔谁不提拔谁的秘密,只要稍稍一张口,秘密就跑出来了。所以机关的同志,心里都愿意常到组织部走走,但一想到组织部威严的大门和组织部干部们严肃的脸,就收回了脚步。

  妈妈在学生手册上签了字,又把手册给我:

机关里每个办公室的热水,册给我到底都是办公室的同志自己到供水间去打来的。机关是个大院,册给我到底市委市政府很多单位都在这同一个大院里,但单位与单位之间来往并不多,有许多干部,在大院里工作好多年,看到大院里走着其他部门的干部,脸都熟的,也都点头打招呼,但却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,别的情况就更不了解了。但是每天在供水间,倒是会有一些小小的交流,因为热水是现烧起来的,一锅用完了,等第二锅的时候,就会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这时候大家闲着没事了,就交谈起来。万丽和其他部门的一些同志,也就是这样慢慢认识起来的。即使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下海呼声最高的时候,为什么不及即使是叶楚洲千里迢迢过来请她的时候,为什么不及万丽都一次次打消了经商的念头。她是要走仕途的,这并不是她与生俱来的想法,只是在机关工作这么多年,养成的习惯而已。晋升职务,就像大学的老师升讲师、升副教授、再升正教授一样,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也是必需要做的事情,如果哪个大学老师都做到年老退休了,还是个讲师,这就大不正常。同样的,如果哪个干部都做到老了要退休了,还是个小小的科员,必定是哪里出了问题。万丽和机关里大部分的干部一样,是积极向上的,是努力工作的,所以,晋升职务,就是对他们的积极工作表现的一种肯定,也是对他们的积极人生态度的一种肯定。几乎每位领导同志来讲课,格呢是上课程序都差不多,格呢是上课进来后,与前排的同志握手,握到谁,沈老师就介绍一下,然后就讲课,课间休息的时候,也总是有人围到讲台上,但多半也是坐在前排的同学,因为后排的同学,等到他们站起来,讲台已经被围住了,也就不便再硬挤上去了。当然也有一两个后排的同学,发现了这个问题以后,就用心准备,等到下课铃一响,立刻站起来从后排跑到前边。但这样做的同学,毕竟是少数,在大家的眼皮底下,去抢那一小块时间和空间,也是要有相当的心理承受能力的。

  妈妈在学生手册上签了字,又把手册给我:

几天后单位组织郊游活动,听不懂到郊区去爬山,听不懂余建芳请了假,仍然在办公室赶稿子。上车后伊豆豆负责清点人数,没有看到余建芳,问万丽,万丽说,她请假了。伊豆豆说,她家里有事?李主任说,不是,说是赶一篇稿子。伊豆豆的嘴角明显地撇了一下。伊豆豆点完了人头,让司机发车,前边有空位子却没有坐,走到后边坐到万丽的边上,说,万姐,你快培养出一个作家来了。万丽明白她是说余建芳的,因为这一阵余建芳老是埋头写,而且弄得妇联机关里上上下下都知道她在写稿。万丽说,怎么是我培养她,应该是她培养我呀。伊豆豆说,怎么不是你培养她,你没来的时候,她不怎么写稿,只是看材料,你一来了,就只看到她写稿了。几天后的一个休息日,妈妈在学生万丽和孙国海逛街,妈妈在学生迎面碰到了金美人,万丽一阵紧张,怕孙国海用什么不好的言语去冒犯金美人,她拉着孙国海的手,示意他往旁边走,想假装不见,但孙国海却不领会她的意思,还摇着她的手提醒她,万丽,是你们金处长哎!万丽赶紧跟金美人打招呼,孙国海也朝金美人点头,微笑,金美人笑眯眯地朝他们挥了挥手,说了声小两口逛街啊。就匆匆地过去了。万丽虚惊一场,回头才感觉手心里都汗津津的了,差一点对孙国海说“你对她态度蛮好的嘛”。但话到口边,硬是咽了下去。

  妈妈在学生手册上签了字,又把手册给我:

计部长并不知道平剑刚这话是真是假,手册上签心里却不免紧张起来,手册上签要是平剑刚临走果真跟闻舒推荐他,那他不就歇菜了吗?计部长暗暗希望这是平剑刚糊弄他的话,哪知闻舒来了不久,就和计部长谈话,说,计部长,平书记临走时,谈过你的情况。计部长顿时有一种灵魂出窍天塌地陷的感觉,都不知怎么回答了。但是接下来更意想不到的是,向问担任了组织部长,头一次参加常委会,就提出了计部长进常委的问题,向问话音刚落,闻舒立刻表态支持,并且严肃地指出,宣传部部长不进常委,这是说不过去的,关系也不顺,闻舒说,我们现在要理顺关系,调整方向。

计部长赶紧说,字,又把手平书记,字,又把手陈佳就是机关里头一个研究生,您可能有这个印象。平书记恍然大悟地说,对了对了,就是你嘛,陈佳,你进来之前,他们跟我说,机关里要进一个研究生了,是个女研究生,我还特意看了你的材料,不错啊,从小到大,都是优秀生嘛。说话间,人还是一直站在陈佳面前不走开。陈佳两颊通红,很激动,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计部长又说,平书记,听说是您点名让陈佳进宣传部的,我们真要好好感谢平书记,给了我们这么一位优秀的人才。平书记说,既然是优秀人才,你们就要重视人才,你们要好好发挥人才的作用啊。却不料偏偏这时候,册给我到底出了一件大事故,册给我到底一下子改变了许多事情的方向。中心幼儿园地处市中心,又在交通要道旁,长期以来,孩子上学放学,就是家长们最担心的事情,但好在幼儿园的孩子年龄小,一般都有人接送,只是每天上学放学时,这里的交通就乱成一团,长期以来,一直是市民意见最大的问题之一,但长期得不到解决,政府也曾经想把幼儿园往外迁一点,但因地盘好,幼儿园不同意,就拖拖拉拉一直不能解决问题,最后就出了一桩事故,一天放学时,一位家长来迟了,孩子等不及,自己偷偷地跑了出来,结果被车撞了,没有抢救过来。家长把幼儿园告上了法庭,闹了整整半年。这件事情一出,中心幼儿园搬迁的事情就不得不考虑了,再固执再强硬的院长,也不敢拿孩子的生命作赌注了。

热闹的场面,为什么不及一下子僵住了。本来是喝酒辞旧迎新,为什么不及大家高高兴兴闹新年的,结果弄成这样,大家都觉得尴尬了,有人悄悄地想要撤退了,就在这时候,金美人嗓门突然抬高了,大声说,万丽,别以为你是向问的人,我就不敢说你,不就一杯酒吗,又不是毒药,我就算给你下毒药,你也得喝下去!全场哑然,大家面面相觑。万丽气得脸色铁青,眼泪“哗”一下就淌下来了,金美人大概也没料到万丽会如此失态,一时倒也很难堪,脸也涨红了,但仅仅过了几秒钟,金美人已经调整过来,脸上堆满了笑,上前搂住了万丽,柔声柔气地道,喔哟哟,喔哟哟,我的小公主,开开玩笑的,你还当真了啊?人事的摆布,格呢是上课差不多都已经到位,格呢是上课最后剩下的,不得不对付的,又是最难对付的人物,就是耿志军了。当然,要说耿志军难对付,还不如说惠正东难对付,耿志军一心要走,惠正东一心要留,好像只要耿志军真走了,罪过就在万丽身上。万丽觉得这不公平,但不公平的事情,她也得承担起来,将它摆平了。万丽来上任后的这几天,耿志军也仍然是在上班的,他的辞职报告还没有批下来,也没有得到任何的答复,他还不能撂挑子。万丽头一天来的时候,就在走廊里碰见了他,万丽停下来跟他打招呼,耿志军不仅人没有站定下来,连目光都没有在她身上停留一下,他一边往前走,一边嘀咕了一句,站好最后一班岗嘛。万丽落了个没趣,脸上的肌肉都僵住了,旁边还有其他人都看在眼里,万丽好一阵都缓不过气来。

认识孙国海不久,听不懂有热心人给万丽做介绍,听不懂万丽也没有拒绝,去相了一次亲。那天大家在说着话的时候,万丽又走神了,但这回没有走到康季平那儿,却走到孙国海那里去了,她想着孙国海否认撞碎水瓶的情形,想着想着,万丽笑了起来,觉得自己心里有满满的欢喜,都快溢出来了。任命一下来,妈妈在学生万丽就要到房产公司上班,去坐到周洪发的那张老板桌后去了。

作者:油烟机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头条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